在岁月的沉淀中飞舞锡花

日期:2019-11-11 14:25作者赵薏点击数:


——锡冶炼人70年砥砺前行、永不放弃的故事


“四面桃花一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

个旧,这个被红土地里喷射出的金属光芒照耀着世界、托举着世界锡工业的小城,以阳光的灿烂、雨露的柔情和金湖的妩媚,赢得了“东方佛罗伦萨”的美誉。

置身其中,漫步徜徉,眼前或许能幻化出当年炼锡工人拉风箱熬大锡的情景,会听见“抬锡巷”平平仄仄的劳动号子,会闪过“锡都街”熙来攘往的商贾身影,更会透过两座蓝白相间的百米烟囱,领略到自强与进步、现代与文明的深刻内涵。

世界最大的锡冶炼加工企业——云南锡业股份有限公司冶炼分公司就坐落在这里。一个世纪以来,特别是新中国成立的七十年以来,冶炼分公司上演了一幕幕辉煌瞬间,在中国乃至世界锡冶炼行业的发展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篇章。而巍然矗立的两座烟囱,就像两位身经百战的战士,正无声地诉说着一个个熠熠生辉的故事。


一个关于使命的故事


1955年5月1日,新建炼厂反射炉旁,人山人海。工程师、技术人员、炼厂工人、苏联专家,围满了反射炉。当通红的锡液从反射炉里流出,被锡泵送到精炼氧化锅时,现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所有人的眼中浸满了泪水。

这是新建炼厂炼出第一炉锡水的情景。也许对个旧锡文化略有涉猎的人会奇怪,个旧锡矿冶炼历史悠久,最早可追溯到1900多年前的东汉时期。怎么在新中国成立的第五个年头,云锡炼厂才建成呢?故事还要从1954年那场百年不遇的洪灾说起。

1954年8月10日晚,闪电划破夜空,雷鸣打破静谧。强降雨导致山洪暴发,怒吼的山洪水咆哮着直扑个旧市区中心洼地。在来势汹涌的洪水侵袭下,位于个旧市中心的云锡个旧炼厂被淹停产。

新生的中国,正百废待兴,锡作为重要战略物资,对于国民经济建设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炼厂被淹,国家建设又急需用锡,要怎么办呢?”

“那就再建一座冶炼厂!”

1954年12月6日,由中央拨款建在老阳山脚的新炼厂开工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建设者集结在个旧这个西南边陲的小城里,大家肩负着一个共同的使命,就是用最短的时间冶炼出新中国急需的锡。


1841D


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攻坚战,一切工作都为了工程让路,只要是工程需要的,要人给人,要物给物。

尘土飞扬的工地上,“工业学大庆”的标语牌立在中央,施工大干的昂扬号角响彻在每一位建设者心中。为抢工期,十几台挖掘机、渣土车一齐出动,昼夜不停;施工人员或用铁锹,或用独轮车,或用箩筐,肩扛人抬的筑起了一间间厂房;设计人员吃住都在工地上,每天奔忙在多个施工点督察工程质量、解决技术难题。那时的工地,白天机器隆隆,马达声声;夜晚灯火通明,挑灯夜战,被使命点燃了奉献热情的建设者们,迸发出了“敢争第一”的执着。仅仅半年多的时间,一座崭新的锡冶炼厂就建成投产了,年生产能力比老炼厂提高了2000吨。作为我国第一个五年计划初期建成的大型锡冶炼厂,载入了新中国锡冶炼行业发展的史册。


一个关于梦想的故事


1996年6月的一天。

美丽如画、四季如春的个旧突然多了几分苦闷和烦躁。

控股公司总部办公大楼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一个事关云锡前途命运、决定云锡锡冶炼发展方向的项目考察会议在沉闷压抑的气氛中召开了。

参加会议的领导班子面色凝重,眉头紧锁,笼罩在一种无形的巨大压力之中。

“之前我们已经通过云冶深入了解与调查了艾萨炉,而在今年召开的有色金属年会上,澳斯麦特公司的专家弗洛伊德先生向我们展示了澳斯麦特熔炼技术。这项技术是现在世界上最先进的熔炼技术,我们是不是也对澳斯麦特炉进行一个系统的考察和调研,再决定我们应该引进哪项先进的熔炼技术?大家对此有什么看法?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时任云锡公司经理的彭敬良率先打破沉寂。

“澳斯麦特熔炼技术及艾萨熔炼技术采用的原理一样,都是在熔池内的熔体-炉料-气体之间造成强烈的揽拌与混合,我们是否还需要花大力气去了解调查呢?市场给我们的时间还有多少呢?”



“引进先进的熔炼技术是锡冶炼实现转型升级的希望工程,我们必须科学严谨,一定要进行充分的调查研究。”

“公司现在的经营正面临着巨大考验,在这么一个关键时刻,投入巨大资金引进熔炼技术,千万不能有丝毫的差错啊。”

领导班子各抒己见,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锡冶炼技术改造工作下一步该如何进行?要引进艾萨熔炼技术还是其他先进的熔炼技术?最后,大家把目光齐刷刷地盯在了彭敬良身上。

观点的对撞往往能碰出智慧的火花,意见的汇集常常能“集”出明智的选择。空气凝滞了,而彭敬良的内心却来回翻滚:引进世界先进熔炼技术改造锡粗炼传统工艺系统,对于云锡来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重要一步,走对了才能取得“落一子而满盘活”的效果。这项工作责任重大、影响深远,只有经过充分的论证比较,才能拍下这个板!

想到这儿,彭敬良紧锁的眉头慢慢舒展开了,他掷地有声地说:“云锡是以锡为主产业的企业,只有抢占世界锡冶炼技术制高点,云锡才能在激烈的国内、国际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要夺取锡冶炼技术制高点的“利刃”,我们就必须理论结合实际,找到最适合云锡高杂质中等精矿使用的熔炼技术。”

随着班子成员一致同意对澳斯麦特熔炼技术进行考察,搜集、分析研究相关资料,一个中国锡工业的世纪之梦就这样孕育而生。

时光如梭,一转眼两年多过去了。1998年10月13日,几经论证后,云锡正式决定引进澳斯麦特强化熔炼先进技术改造锡粗炼传统工艺系统,用一座澳斯麦特炼锡炉取代所有的锡精矿还原熔炼反射炉和电炉,并对粗炼车间及其配套车间工序和设施进行全面改造。从此,云锡锡冶炼技术掀开了崭新的历史篇章。


一个关于希望的故事


2018年9月3日,一个细雨绵绵的秋日。盼望已久的锡冶炼异地搬迁升级改造项目,终于迎来了开工的日子。

积极践行国家供给侧结构改革要求,化解过剩产能,利用铅业分公司现有场地及设施,通过技术改造,实现“铅改锡”,是云锡人的又一创新之举。

此时,铅业分公司正静静地接受着雨水的洗礼,似要将往日风尘洗去,以“锡业分公司”这个崭新的身份迎接灿烂的曙光。

上午9时整,红河州副州长周踊,蒙自经开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包有祥,个旧市委副书记佘建军、副市长李开云等来宾,控股公司领导张涛、姚家立、汤发、杨奕敏等齐聚铅业分公司,共同见证锡冶炼历史性的一刻!

“我宣布,锡冶炼异地搬迁升级改造项目(变更)开工。”9时36分,随着控股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张涛下达开工令,大屯坝上顿时欢腾起来。礼炮声中,云锡开启了化解过剩产能、改进锡冶炼技术、提升环保水平的新步伐。

看着沸腾的开工仪式现场,铅业分公司员工小李感概到:“有了这项大工程,我们再也不用担心停产放假了。”

新的征程从这里起航。自1954年建厂以来,冶炼分公司在老阳山脚下已伫立了65年。随着城市化的推进以及个旧市房地产项目的开发,冶炼分公司厂区位置已从郊区变成了市中心。同时,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倒逼冶炼分公司必须全面提升锡冶炼工艺技术、装备水平及安全、环保、清洁生产、信息化、智能化水平,紧紧扭住技术创新的“牛鼻子”,抢占行业发展制高点。离开“螺蛳壳”,到更大的“新天地”大展拳脚,成为了新时代锡冶炼人的期待!暑来寒往,从选取新址规划项目建设到在铅业分公司现址建设项目,锡冶炼人搬迁的决心从未改变,脚步更加坚实,理念更加科学。开工仪式举行,开启了锡冶炼从“老阳山时代”迈向“大屯坝时代”的新征程。

新的动能从这里蓄积。一个新的项目,就是一个新的经济增长极。云锡冶炼板块的亏损源消除、固定资产充分盘活利用、锡冶炼发展与城市发展的矛盾消除……打造全球产能规模最大、工艺设施最完善、技术水平最高、最绿色环保、最安全、最节能、智能化自动化程度最高、信息化管理水平最高的“八个世界之最”锡冶炼项目,展示了云锡以科技创新继续引领世界锡冶炼的新高度,体现了云锡积极践行新发展理念的责任担当,助推了云锡在实现更高质量发展上走在前列,为云锡播下了新的希望,为地区产业发展孕育了新的活力。

登上氤氲流岚、迷离其颠的老阴山,冶炼分公司像一颗璀璨的钻石镶嵌在个旧这片充满希望的红土地上。俯视天地间,锡冶炼史里喷发的烈焰中,冶炼分公司傲视群雄,一种“炼精锡、炼好锡、炼百年之锡,创品牌、创品质、创一流业绩”激情澎湃飞扬。在朝霞的照射下,两座烟囱伟岸挺拔,像帆船上的桅杆,随着春风鼓荡的冶炼分公司,在锡冶炼的大海中渐行渐远……







上一条:冶炼分公司召开干部大会推进风清气正政治生态建设

下一条:卡房田湾尾矿库挖潜改造工程顺利通过竣工环境保护验收

©2018  云南锡业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滇ICP备05000865号

地 址:云南省个旧市金湖东路121号  邮编:661000

电 话:0873-3118328     0873-3118606 传真 0873-3118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