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改再攻坚:潇湘之下 芳华之上

日期:2018-10-16 20:30作者王 洪点击数:

 立秋刚过,热浪不减,弯弯的月亮已经挂在二尖锋的山头,郴州公司屋场坪锡矿办公室门口的台阶上,两个中年男人吃着西瓜乘着凉,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时有笑声,时有沉默。

 这两个黝黑脸庞的男人,一个是屋场坪锡矿矿长朱欢,一个是屋场坪锡矿党支部书记王洪。朱欢,1993年参加工作,第一工作单位是云锡老厂分公司。王洪,1998年参加工作,第一工作单位是云锡卡房分公司。在个旧时,两人都互不相识,2001年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在云锡远征的这片潇湘土地上相识、相聚,到现在已一起共事17年。渐渐地,这哥俩知根知底,工作上成了最亲密的战友,生活上成了最亲密的朋友,对于他们来讲,在郴州的每一个瞬间,都如数家珍,历历在目,那些共同的话题总是在闲谈时沿着蜿蜒的山路伸向远方,矿山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似乎有着某种神奇的力量,时不时地把回忆拉扯回去,回到云锡足迹踏上这片土地的2000年。

 为了实施云锡“走出去”的光荣使命,2000年,第一批云锡人进入湖南郴州,以云南锡业郴州投资实业有限公司为载体,开创了云锡实业投资公司云湘冶炼厂、郴州市红旗岭铝锌矿、临武云崟锡业有限责任公司等三个实体单位。朱欢、王洪就是在这个时候进入了临武云崟锡业有限责任公司,开启了在郴州17年的工作和生活之旅。

 临武云崟锡业公司的前身是临武泡金山矿,是在与台湾老板解除合作之后,才与云锡公司联姻的。云锡公司的领导在为大家祝酒饯行的时候说,“泡金山泡金山,你们未婚青年去了既要把黄金泡出来,也要把湖南妹子领回来!”果然,许多人就像这哥俩一样,把根扎在了郴州这块土地上。

 2001年12月18日,时值寒冬,合作签字的文件还散发着墨香,矿山、选厂改造工程的序幕随即拉开。作为选矿技术员的王洪,在办公楼三楼左边大会议室,铺开了作战地图,手绘老厂改造的15张零号设计图。老孙头(孙尚智,泡金山矿选矿技术员)走过来,看看桌上一排H、HB、B、2B的铅笔,削得长短适中,整齐而有序地排列在绘图板上,啧啧称赞:“嗯,碰上专业选手了!”经过两周的努力,图纸通过了公司评审,并绘制成透明纸送晒图。而王洪的手上、耳朵上、脚上,却都长了冻疮,用热水一烫,奇痒无比。他暗下决心,不能再用这样的方式绘图,必须学会CAD制图。2002年个人拥有电脑还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办公电脑又十分紧缺,他就自掏腰包购买了一台台式电脑,潜心研究CAD制图,还真学出了名堂,4个月后的新厂150吨/日流程改造、破碎系统改造,就用上了CAD程序电脑制图,既快又省事,改进图纸更加方便快捷。2007年屋场坪锡矿选矿车间设计图纸由长沙有色金属研究设计院出图之后,选矿工艺流程不能满足锡重选的需要,在云锡公司选矿专家蒋荫麟的指导下,王洪在电子版设计图的基础上对重选系统进行全面的改进,改进结果得到了蒋总工的认可。

 不久,老选矿厂150吨/日锡选矿工艺流程的改造工作开始了。拆除旧设备设施、清理场地,组织施工、设备安装、单机试机、带水试车,新流程在设计图的指导下一步一步走向设计终点,各个环节均达到设计目标。矿浆进入流程,试生产的同时,问题也来了,经过两个多月的生产运行,刚改造完成的老厂150吨/日流程,怎么指标一直都比新厂150吨/日老流程低6-8个回收率?锡石无情的流向下游,金属流失,人心流失,难道云锡的技术、设备、管理人员还不如老流程?问题出在哪里?合作方从多个方面提出质疑,“云锡是否也与台湾老板一样是骗子?”这话像针一样刺在每一个云锡郴州人的心头。公司决定不再安排王洪同志担任其它工作,只让他做好一件事,就是带领2名维修工、1名电工,2名选矿工组成攻关组,围绕提高新流程的回收率攻坚克难,要人给人,要物给物,全力支持。磨矿浓粒度、浮选脱硫效果、磁选除铁效果、重选入选浓粒度、每一台摇床的冲程冲次参数及坡比等等,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检测,数据与试验指标相符,但是取尾矿样化验,问题还是解决不了。又半个月过去了,问题依旧。

 郴州公司在总部会议室召开董事长会议,对方强烈提出若解决不了问题、云锡就无条件自动退出合作的要求。在选矿生产现场,焦头烂额的王洪,坐在摇床前面的栏杆上,不自然的抽着烟,几位组员各自散去,似乎是山穷水尽。王洪面前的一台粗砂床上,一根来复条上断面呈正方形的附来复条翅了起来,“新床面啊,为什么会翅起来呢?”他丢掉烟头,上到床面上,将来复条取了下来,突然粗颗粒的砂粒就沿掉了来复条的位置顺流而下。突发其想,是不是来复条太高了?“如果判断失败,摇床面取消来复条的损失,我个人承担!”损失的不单是来复条,损失的将会是云锡的技术、设备和信誉。王洪心理一直在打鼓,最终坚定了创新的意志,立即将粗砂床摇床面停下来,将来复条沿床面45度角取下来。当他走下床面的时候,可能是蹲时间过长的缘故,也可能是心理压力太大的缘故,差点摔倒在摇床前的人行通道上。怀着忐忑的心情,开启摇床面,成了,锡精矿出来了,并且比任何一台床面的砂面都要宽都要厚,拔开中矿带、看不到一粒锡精矿的影子。他哭了,哭得像一个孩子。“徐总,成了,我找到问题的关键了,泡金山矿石中锡石的结晶粒度粗,且易碎,现在采用的是球磨机磨矿而不是云锡传统的棒磨机,矿浆中的锡石经过破碎之后的粒级偏细,床面上断面正方型的附来复条不利于锡石与脉石的分离……”,电话打到会议上,所有人都面面相窥,都持怀疑态度。已经下午4点,董事会决定休会,全体人员乘车100多公里来到现场,看了试验床面后,决定全面取消所有粗、细床面来附复条。第二天生产报表出来了,回收率提高了15%,与未改造的新厂对比,回收率提高了8%。问题解决了,同时也解决了双方合作的障碍,云锡的技术及技术人员,得到对方的认可,加深了合作。

 临武云崟锡业公司初步建设工作完成之后,一批批的工程技术管理人员逐个返回了个旧。当时担任采矿车间生产副矿长的朱欢,原学的专业是测量,在老厂马鹿塘坑长期的工作中,耳濡目染,也熟知采矿工程技术,他担当起了采矿工程的相关工作。泡金山的矿床特点,矿体不大,但是矿石中锡的原矿品位高,锡石结晶粒度粗,易选别。

 2002年,探矿工程到达60中段后,根据地质资料,不见矿体的踪影,在专题分析会议上开启了嘲笑模式,“云锡专家,按你的设计,工程到位了,矿石呢?……”朱欢也是纳闷,按个旧地区的矿体特征及钻孔资料,应该不会有差错啊?第二天早上8点半了,还不见朱欢吃早餐,老徐都觉得奇怪,大家打开门一看,没人啊,人呢?原来天刚亮,他没心情吃早餐,带上安全帽、罗盘、图纸、电筒,直奔60中段。打开图纸,对巷道高程、走向、长度、方位角等一一进行复核,没有问题啊!他摊坐在碎石渣铺垫的巷道内,漫无目的地用地质锤敲击脚下的石头,突然灵光一现,是不是矿体倾角与资料上的发生变化?他提上地质锤,沿着墙帮,敲开钻孔的尘土,一点点寻找断裂带,一米、二米、五十米……,断层找到了,比麻线还细,他兴奋了,测定断层倾角、走向,标记定位点之后,他飞奔出井,到宿舍里找到采矿平、剖面图,用比例尺在上面寻找起来,找到了,矿体在巷道的左侧10米位置,“徐总,找到了!找到了!”他跑向时任临武云崟锡业公司总经理徐朝刚的宿舍,“你吃饭了吗?”“没呢。”“都晚上11点了,你还没吃饭?”因祸得福,最后探矿巷道正好成为最佳的出矿巷道。测量工程师,干完了测量、采矿、地质三大业的工作。合作方上上下下领导、矿长、员工,都对他投以敬佩的目光,“不愧为云锡人,牛!”

 2002年为了将200中段至360中段的共320米斜井贯通,公司对钻头采取招投标,同时有三家供货商,分别送来了10个钻头,要在同一个迎头上进行测试。朱欢作为最终裁判员,带领技术员、掘进队、供货方,一起向迎头进发。在测试过程中,他一直坚守在迎头上,观看每一个钻头的钻进速度和每米磨损量,钻头测试完了,结果自然分晓。但是在回来的路上,他的左耳一直嗡嗡作响,仿佛还在掘进迎头上,几天过去了,耳鸣依然没有得到缓解,最后烙下了左耳失聪的后遗症。

 关于朱欢、王洪他们,关于郴州公司,关于这里的一切的回忆还不止这些。在这十七年中,屋场坪锡矿采场、选矿厂、尾矿库的建设,他们倾注了心血;采选作业正常生产期间,他们付出了努力;2015年“11.16”水毁灾害事件发生之后,他们都没有离开,而是选择担起这份责任,带领仅有的28位弟兄,开展危库治理、新建北部截洪沟渠、修复排土场边坡、恢复在线监测……就这样,他们辛勤付出了十四年,又苦苦坚守了三年。

 云锡在郴州的发展,倾注了无数人的辛劳和智慧,十多年的历程一路坎坷,目前依然步履蹒跚,各岗位走马换将,但一路上依然有像他们一样,不管兴衰与否,都时刻与企业共成长、共患难,把自己的青春芳华,都奉献给云锡这个大家庭的创业者和守业者。

 时间的指针又跨过一个新的零点,月亮爬上了头顶,不觉中西瓜也吃完了,思绪又被清晰明亮的月光拉了回来,四目对望,感叹在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时光里,增添的是两鬓白发,抹不掉的是眼角皱纹,更是满满的回忆。

 

 

深改再攻坚:勇担当再展新气象  强弱项再造新优势  创佳绩再做新贡献

 

 

责任编辑:龙 辉

上一条:深改再攻坚:深化改革不停步 重整行装再出发

下一条:深改再攻坚:敢啃硬骨头的主力军

©2018  云南锡业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ICP备案号:滇ICP备05000865号

地 址:云南省个旧市金湖东路121号  邮编:661000

电 话:0873-3118328     0873-3118606 传真 0873-3118308